1650-18dcd4eee93f47928c1dbe35153e584c.jpg

最高法庭舉行了一場舉國矚目的聽證會:

聽證會的主角是2010年時一審被判死刑的囚犯,Asia Bibi。

這場聽證會引起了巴基斯坦內外無數人的關注:

世界上多個人權組織發聲,呼籲當局撤銷死刑,釋放Bibi;

但有激進派揚言,如果最高法庭推翻原判讓Bibi被釋放,就要在全國範圍內舉行抗議活動;

根據當地報紙Dawn報導,如果Bibi真的被釋放的話,反對她的組織和抗議活動,可能導致當地秩序癱瘓,而釋放她的法官可能會死亡。

1573182541-5116-sP4VuZl0H3HmKEa4Hickko1UYibg

這個推測一點都不誇張:

儘管有包括教皇在內的人為Bibi的自由呼籲,

但在過去8年多裡,已經有兩名社會名人因為發言支持Bibi而被暗殺;

同時,要求絞死Bibi的抗議者們的聚會時有發生。

Asia Bibi到底做了什麼,讓一整個國家的人都在為她的審判爭論?

其實,這位被判死刑的女士並沒有做過類似於殺人放火、走私越貨等常見刑事重罪的事情。

導致她被抓捕入獄判處死刑的,從一開始,只是因為她喝了一杯水。

【基督徒竟敢讓我們用她用過的杯子?褻瀆神靈!】

Asia Bibi於1971年出生於巴基斯坦旁遮普省,從小在一個叫做Ittan Wali的小村莊長大。

在這個小村莊裡,有很多和Bibi一樣信仰羅馬天主教的人。

他們大多數都是在當地做一些“級別較低”的職業,比如農場工人、清潔工等等。

Bibi也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,成年後和當地一名磚廠工人結婚,生養了三個孩子。

後來,她們一家人搬到一個距離拉合爾40多公裡的村莊,Katanwala。

Bibi在當地農場裡當採摘工,賺錢養家糊口。

在這個村莊裡,Bibi和她的家人,成了唯一一戶不信仰伊斯蘭教而信仰天主教的家庭。

1573182541-7388-PCwKHzzdsYr1TwjOeJWkJibHuObA

2009年6月14日的下午,她和另外三名女工在田間採摘果實。

工作的間隙,大家讓Bibi去附近的水井裡取點水來。

於是,Bibi就按照她們的吩咐去取了水,在把水交給她們之前,自己喝了一杯。

然而,Bibi的這個動作被一個同行的婦女看到了。

她之前和Bibi家在財產糾紛方面產生了一點過節,

現在看到Bibi喝水的這個動作就憤怒地說道:

“基督徒是被禁止和穆斯林們從同一個容器中喝水的!

你竟然敢在我們喝之前自己先喝,你是不潔淨的,你簡直污染了我們,更是褻瀆了神靈!”

於是,三個女人和Bibi吵了起來。

作為穆斯林的她們認為,Bibi和她們喝同一個杯裡的水簡直是對真主的大不敬。

但Bibi認為自己沒做錯什麼,也沒有要褻瀆她們神靈的意思,所以也不肯服輸地和她們繼續爭論。

隨著她們越吵越大,旁邊也圍了越來越多的人。

這時候在一旁的Bibi女兒意識到事情不妙,趕緊跑回家去找父親。

但等父女倆趕回現場時,Bibi已經被憤怒的群眾帶走了:

村子裡的神職人員以褻瀆神靈的罪行將Bibi關押,並對外聲稱,Bibi已經承認了這一罪行。

1573182541-3642-Sf9vwu8mvdbGbjEwjsib7FTOkstw

事情講到這裡需要解釋一下,為什麼同行的三個女人會覺得Bibi喝口水就是褻瀆神靈。

其實講到底還是因為Bibi天主教徒的身份:

在旁遮普省,關於飲酒、喝水這樣的事情,在風俗上都有嚴格的秩序。

這種風俗的產生,是印度種姓制度和伊斯蘭教共同影響形成的。

如今的這個地區,曾是一片深受種姓制影響的土地。

而在印度種姓制裡,基督教徒一度被認為是最低階層的皈依者,常常被視為賤民。

對於高種姓的其他印度教徒來說,使用較低種姓的人用過的器具,就代表著被污染。

後來,雖然時代變遷,種姓制被廢除,這裡大多數居民都開始信奉伊斯蘭教了,但這個文化依然被保留了下來。

很顯然,在Bibi生活的這個村莊,大多數女性也相信這種“與賤民共用器具會污染自己”的文化。

所以,原本從來沒有故意說過什麼褻瀆伊斯蘭教言論的Bibi,就這樣因為一杯水的事情,開始了自己嚴酷且漫長的牢獄生涯。

(在監獄中的Bibi)

1573182541-9727-Bjn0FsJeTsFktqhUtp0tKzB2pibQ

【你不是污染了一桶水,你是褻瀆了我們的神靈!】

當Bibi被抓起來後,各種關於她“褻瀆神靈”的言論越傳越多。

有人作證,Bibi曾在吵架期間質問其他人:

“我相信我的宗教,相信耶穌基督為了人類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。

你們的先知穆罕默德曾做過什麼來拯救人類?”

這句話在村民們看來簡直是對自己宗教的極大的挑釁,不懲罰她不足以平民憤。

但是,當Bibi真正被帶到法庭面對調查詢問時,她卻堅持說自己根本沒有說過那些話。

她認為那些女人對自己的發難,根本上是因為和自己家裡都有舊日恩怨;

而村民們所謂的“作證”,都是一種誣陷。

1573182542-7584-oCvgBLcS7Xmkz9KnaQEY0hICURZw

於是,在事情還沒有完全調查清楚前,警方問詢後就把Bibi釋放回家了。

但聽到Bibi被放了的消息後,很快就有一群暴徒圍在她家門口,毆打Bibi和她的家人。

村民們對Bibi的怨恨已經達到了不僅言語上攻擊她,肉體上也想要打擊她的程度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警方經過“調查”,不久後就根據“ 刑法第259C條”,將Bibi逮捕歸案。

在被監禁等待指控的一年裡,有人勸Bibi趕緊皈依伊斯蘭教,來證明自己沒有褻瀆之心,但Bibi堅決不妥協。

她只是堅持自己沒有觸犯任何法律,不需要為了莫須有的罪名放棄自己的信仰。

1573182541-4925-f0Mr8Q0HoIUBhiah48I9HXaOUk9g

但不管Bibi如何否認,針對她褻瀆神靈的“證詞”遠遠多過她的“狡辯”。

眾口鑠金,Bibi的解釋沒有說服法官。

2010年11月,旁遮普省的地方法院法官判處Asia Bibi褻瀆罪成立,罰款1100美元,並處以絞刑。

判決一出立刻引起軒然大波,無數人為她的死刑歡呼鼓掌、興奮地慶祝:

“Asia Bibi成了巴基斯坦第一位因為褻瀆指控而被判處死刑的婦女!”

聽到妻子被判死刑後,Bibi的丈夫曾這樣描述當時的場景:“我一個人把臉埋在手掌裡哭了。

我再也不想看到任何充滿仇恨的人,為了一名貧窮的農場工人的死亡而歡呼鼓掌。

我不想看到他們,但我卻仍然能聽到他們的聲音,聽到那些給法官的判決起立鼓掌的人群的聲音。

他們歡呼著大喊:殺了她!殺了她!

最終被一群欣喜若狂的人,衝破法院的門湧了進來,高喊到:為先知復仇!阿拉!

然後,我就像一個舊垃圾袋一樣被扔到了麵包車裡…

我的眼睛裡,已經看不到任何人性。”

【絞死!絞死!絞死!上訴!上訴!上訴!】

2010年的死刑判決下達後,Asia Bibi並不會被馬上執行死刑。

因為根據本國法律,這樣的死刑判決還需要經過上級法庭的審理。

所以在Bibi的一審判決死刑公佈後,Bibi的丈夫忍著巨大的悲痛,表示對判決不服,會再次為妻子提出上訴。

同時,在高等法院接受上訴之前,四處呼籲關注,期望得到社會力量的援助。

1573182541-6755-8bzlwmdChicP3OxSzCtINfDNEvIA

一個月後,旁遮普省的省長Salman Tasser介入案件。

他表示如果高等法院沒有中止判刑,總統Asif Ali Zardari可能會出面赦免Bibi。

他還帶著自己的妻子女兒多次去探望在獄中的Bibi,看著她被關在一個6平方米、沒有窗戶的牢房中,為她的遭遇表示深刻的同情。

但是,這個公開支持、呼籲赦免Bibi的省長,在發言表態後沒有多久,就在2011年1月4日在光天化日之下,於伊斯蘭堡被人槍殺致死。

(Salman Tasser)

1573182541-9695-X2FzxQD0s7tlJicSuGLdZcibXSMw

隨後, 在Tasser省長死後兩個月,和他一樣呼籲支持Bibi、致力於改革巴基斯坦褻瀆法的少數民族部長Shahbaz Bhatti,也被人暗殺而死。

(少數民族部長Shahbaz Bhatti)

1573182541-4185-6moUib4aXEThKdhUwhzQEb5BLcpA

從這時候開始,Bibi的案子就不再是一個村民間糾紛的小案件,而是變成了一個關於巴基斯坦宗教信仰問題的大事, 各方勢力都開始迅速介入這個案件。

Bibi本身是天主教徒,於是梵蒂岡方面很快就由教皇的名義發聲,要求當局釋放Bibi。

海外人權組織們也發聲支持Bibi,認為“褻瀆罪”本身就是極大的反人性,

在Bibi案件中體現更甚,希望當局釋放Bibi。

(要求釋放Bibi的遊行)

1573182542-7489-rrtza5NHxUjgVS51Yq2FSAiaIZsA

但相比要求釋放Bibi的言論,在當地國內更多的,是鋪天蓋地、和當時的村民一樣要求盡快絞死Bibi的抗議者。

在這樣澎湃又混亂的輿論壓力下,關於Bibi的案件的審理問題被當局一拖再拖。

1573182541-6877-a8Jtial7ico4sUUUiaf2n0y1BrgA

不幸的是,最終拉合爾高等法院維持了Bibi的一審定罪,於2014年10月再次確認了她的死刑判決。

Bibi的家人們到此時仍然不願意接受,於是再次上訴到最高法庭。

2015年7月,最高法庭開始處理Bibi及家人的上訴。

至此之後開始了漫長的、一次又一次的、關於Bibi是否真的犯罪的聽證會。

 【判決靠控方和被告之間的法律博弈,還是洶湧的民意?】

人權組織幫助Bibi家人的主要方法,是期望通過法律途徑,在法律框架內推翻所有指控Bibi褻瀆神靈的證據,從而讓法院撤銷她的罪名。

這是最正大光明解救Bibi的途徑。

但在實際操作中,要想從法律途徑解救Bibi其實並沒有那麼簡單。

(Bibi的丈夫和女兒)

1573182541-5348-LxjLBsdNU1nu4GQJUnjLdKIptvvQ

從法庭文件來看,指控Bibi褻瀆罪的控方,主要有7名證人和他們提供的證詞。

其中,有兩名是在爭吵時在場的村民。

他們聲稱聽到了 Bibi發布了褻瀆阿拉的言論,並聲稱Bibi在幾天後的村子“公共聚會審判”中承認了這一罪行。

而其他的幾名證人,則是包括當地神職人員、接手案件的調查警察在內當地人。

他們聲稱自己“聽說”了Bibi發布的褻瀆神明的言論,“聽說”了Bibi在公共聚會審判中承認了自己的罪名,並尋求寬恕。

1573182540-9142-QpqzCa6ckFaNgcEiaDKibH7yschw

但是,為Bibi辯護的律師認為:控方證人們在法庭陳述中撒謊了!

從2010年的初審,到2014年的維持原判,再到2016年再次上訴,Bibi案件中控方的證詞其實一直都不太對的上號。

大家所謂的“聽說”,所謂的“目擊”,也都處處存疑。

比如,那場據說是“Bibi承認自己有罪”的公共聚會審判到底有多少人參與了?

證人們給出的數字,從100到2000人都有。

更不用說在Bibi如何被帶到“公共審判”中,“公共審判”持續了多久,大家的說法都不一樣。

控方證據缺乏說服性和有效性,按道理Bibi的律師要推翻對Bibi的定罪應該並不困難。

但是也許所有關注法律程序的人都忽略了一點,那就是Bibi的案件也許從一開始就不只是和法律有關。

她被扭送法庭,被調查,被囚禁,被判死刑,被維持死刑判決,其實每一步都和巴基斯坦人民洶湧的民意聯繫在一起。

1573182542-7716-OTrJnsXaMkvaZb8eNjDWtIT2ktlA

所以,雖然國際人權組織、包括國際法庭都可以列舉出一堆Bibi案件中審理的不合法之處,但現實情況就是,直到上週三的第五次聽證會,當局都沒有表示出釋放Bibi的意思,無數的激進人士還在抗議威脅。

尤其是由當地宗教黨派Tehreek-e-Labaik Pakistan引導的抗議人士稱:如果法官對Bibi進行寬大處理,那法官將面臨“可怕的死亡”。

在上週的靜坐抗議活動中,TLP的活動主持人還宣讀了他們的政黨決議,認為允許Bibi獲得自由的話,將不僅是對國家褻瀆法的攻擊,也是對伊斯蘭教和國家憲法的攻擊。

他們不會坐視不管,會一直抗議,舉行全國性的反對活動,捍衛國家的宗教信仰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政客們想要發聲為Bibi呼籲,的確都要考慮一下自己會不會被暗殺。

1573182543-1076-zGibnhREyXX8JKuDquVXhNeibzog

【“褻瀆罪”是否是濫殺和報復的途徑?】

現在,最高法庭關於Bibi一案的聽證會,還沒有對外公佈正式的詳情,案件依然還在審理中。

在過去8年裡,Bibi的家人們在世界各地奔走,希望能夠救出Bibi,更希望能夠促進巴基斯坦褻瀆法的改革。

(Bibi的女兒)

1573182543-2162-dLeklkyJHjyNvmvybuw67Js8DSDw

對於巴基斯坦國內支持Bibi獲釋的人們而言,Bibi一案其實不不僅僅是關於一個母親的生死問題,而是關於褻瀆法本身的正當合理性問題。

在前文中提到的巴基斯坦刑法中,的確有禁止褻瀆任何公認宗教的規定。

特別是刑法典第295-C節規定:

“無論是口頭或書面,或通過可見的事物,或通過任何插補、影射或暗示,直接或間接地褻瀆神聖的名稱“先知穆罕默德”,將被處以死刑或終身監禁,並且還應處以罰款”。

1991年時,死刑成為褻瀆先知穆罕默德名字的一種強制性懲罰。

也就是說,一旦被判定為褻瀆了先知罪,就應當被處以死刑。

1573182544-7261-ufEBYbjuE5xiaJntkic5BNotsDJg

從1987年到2014年,在巴基斯坦已經有超過1300人被指控褻瀆神靈,大多數指控者都是穆斯林。

在被指控的這些人中,有60人在各自的法律審判正式結束前,被非法謀殺;

同時,還有像是Salman Tassar、Shahbaz Bhatti這樣公開反對褻瀆罪的名人被暗殺。

但依然有改革者們在呼籲,認為在巴基斯坦,褻瀆法已經成為了一種“多數人用來迫害少數群體、解決個人仇恨”的方法。

呼籲改革法律的人們的聲音,意料之中地不斷遭到伊斯蘭政黨的強烈反對,以及極端組織的各種威脅。

要想改革成功,究竟要克服多少困難,付出多少犧牲,尚未可知。

而Bibi一案因為其廣泛的關注度,將成為這項改革能否開始推進的關鍵事件。

1573182544-9725-KeB2ql5VnwPhJuoxZP4G9z0tiaYg

另一方面,在巴基斯坦以外,Bibi一案所涉及的,也不只是褻瀆法本身合理與否的問題。

這個案件,更像是一個宗教矛盾、階層矛盾、甚至是性別矛盾的代表。

(在Bibi審理一案中,從法官、調查人員到後期要求判處她死刑證人們的都是男性。)

人們不是在單純地為Bibi一家人發聲,而是在為自己所堅信的法律正義性、宗教自由平等性、階層平等乃至性別平等所抗爭。

1573182543-9297-mZ2nIOPozC8icVsId6LWXKro6KbQ

目前,Bibi的女兒和丈夫正在焦急地等待最高法院的判決。

離母親被憤怒的村民們帶走並囚禁,已經過去8年多了,當年的小女孩也長大了。

現在,她正在學會堅強,和自己的父親一起,為拯救出母親繼續努力。

面對記者的採訪,Bibi的丈夫表示:“我們希望無論法庭程序如何,它都會對我們產生積極影響。”

而Bibi的女兒補充說到:“母親被釋放的那天,我將非常高興。我會哭泣著擁抱她,並感謝上帝讓她獲釋。”

1573182543-1230-4XzpxJ9bMbeHOaUbX9cIg4ADuQxA

希望Bibi能夠早日和女兒、丈夫們團聚吧…

來源自微信


參考來源